摄影手记

想写这玩意很久了,上课在台上说不清楚。

大学到现在只拍过两次剧情片。第一次大一,糟糕透了;这次,若干年后再看,估计也会觉得糟糕透了。

或许有些人看到这篇手记会说渣渣你也有脸吹牛逼教坏细路啊,嗯没事我的确是渣渣。

先说说自己的一些见解吧

曾经有段时间太过于迷恋器材和技术,比如说高三毕业后那部大量滥用减震器的片子;再后来又是保守到了另一个极端,比如文章开头说那部大一时的糟糕透了的片子。

于是在糟糕了两次之后,我开始思考,寻求一种方式去叙事。或者说,寻求一种语言去表达情绪。

情绪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不是只靠台词或者表演就能表达的。我的想法是,在此基础上加上镜头语言和色调的配合。于是便有了大二时《黑与白》的实验。

大概也是从这段时间,开始迷恋用跟拍来叙事。帮湛捷拍的《地下铁》开头有个茂哥在街上行走的长镜头,当时算是临场想到用这种手法去表达主角的情绪。当然,第一炮的经历大都是不愉快的,所以最后出来的效果我也只好对自己呵呵了。

晃镜和失焦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学来的把戏。曾经被我滥用过,对没错,某次毕业晚会的直播,在全景机位上作死了一把,于是我真的死了。黑历史,别提。对了,是从 B’z 乐队 2006 年那场 MONSTER’S GARAGE 演唱会学来的,高二也是拍学校晚会时也作死了一次,啊黑历史。

讲片子

传送门:《光明背后》

这部片子我负责摄影。

虽然只是影视剧本写作课和影视短片创作课的作业,却是按我所能达到的最高标准拍摄的,一种情结吧。

拆纱布

拆纱布

主观视角开片,没什么好说的。

拆纱布主观视角

女主角很惊讶:呀!原来这种镜头是要这么拍的!

片头

若干个风景空镜头。这里其实粗剪版里只有一个镜头,后来又去补拍了一些。主要是临场发挥的抓拍,当时没有太多考虑(唯一考虑是三分之二留白用来放字幕。。。)这里被师弟和老师吐槽了:有几个镜头多余又煞风景啊!

泼水戏

泼水戏。涉及到场面调度。的确十分不足,尽力了。

奔跑

临场发挥的奔跑镜头。当时被淞爷吐槽:你有跟拍癖啊?

开头接了一个楼梯的镜头,被师弟吐槽后发现竟然越轴了,而且这个镜头本身的确是多余的。

跟拍,跟焦。文章开头所说的情绪渲染的尝试之一。这个镜头是没用斯坦尼康的,故意让它抖,但又要把持住避免无意义的甩动;50mm 定焦 F1. 8 光圈,就是让背景虚;画面稍微倾斜制造不平衡感。总体上的效果达到了,当然演员刚停下时没跟好焦,虚了,蹲下后尽快又对准了,问题不大。这个镜头因为我的运动路线也要跟随演员,包括蹲下去的动作,因此跟焦基本上要靠感觉,停下来再跟已经晚了。

走廊大景

继续要微晃,虚化、压缩背景,非常倾斜的不平衡构图。同样也是临场发挥,同时也像试试将带有强烈空间透视的走廊压成一团会不会有压抑的效果。演员向镜头方向走来时也是凭感觉一直跟焦,使得背景相对来说越来越虚。

原始素材

可惜这个镜头后来只用了开头一点点,后面演员走近的部分剪掉了。

回到家,不小心看到了恐吓信,里面附带了一条链接,是一个偷拍的视频。。。

视频

用 70-200mm 长焦在办公室对面的图书馆拍摄,模仿偷拍视频的感觉。

本来是打算在辅导员办公室拍的,那样就可以从 T 楼楼梯俯拍下去。但因为那天没人,只好借用教师办公室,于是只能在图书馆仰拍。

内啥

于是镜头一切,来到办公室的内啥场景。这个场景拍摄的诀窍是,分别针对两位演员跟拍,并且是用长焦跟拍比较局部的构图,在各个重点的局部之间甩。不同角度的素材一定要多,最后快切剪辑。

办公室里内啥

当时还突然想到在椅子后面拍一个客观的大景,用椅子在镜头前稍微挡一下,效果貌似不错。

话说当时拍这场戏时导演淞爷跑去考试了。于是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学在场主导,顺带分享一下这场的导演经验。

首先两位演员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这场戏的尺度应该控制到什么程度,嗯。。。于是要跟他们讲解「这是老师在办公室和女同学聊时起了贼心,然后开始毛手毛脚,然后就更进一步地。。。嗯,当然拍的时候就只拍后面你们纠缠的部分啦前面只是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blablabla。。。」

向演员交代完场景,然后开始设计具体的动作。首先是老师抓着学生的手,学生挣脱想从门逃走,被老师从后面逮住,只好顺势转身挣脱,结果发现被逼到了墙角。。。。。。

扑上去

内啥,拍偷拍视角时,办公室里面只有演员,没有摄像机,通过电话沟通。。。就怕突然老师进来了「我靠你们在干啥?!」然后,呵呵。。。

吵架戏

家里的吵架。另一种情绪,杂乱的情绪。诀窍和上一场一样,分别针对两位演员拍摄两条构图一样、十分晃动的镜头,根据台词和气氛节奏来回切换。效果基本达到,但不能说完美。一是当时光线不足,没有用更高的快门速度,因此晃出来的画面是带有明显残影的,不够干净利落有点跟不上所要表达的情绪;而是剪辑时没有做太多考虑,精剪时我也马虎了一下没细看这一段,所以来回切换的两个镜头衔接得不太完美。

慕涵?你啥子时候回来哩?

「慕涵?你啥子时候回来哩?」

这里重点是最后父亲发现女儿后,镜头马上甩上去父亲,并且由剧烈晃动立即减弱为微晃。这个也是为了表达情绪而设计的动作。

说说另一个难点场景。

医生跑出来客串了一下路人甲

医生跑出来客串了一下路人甲。。。请忽略英文字幕

跟拍

这里是女主角从家里跑出来后不小心撞到了人,然后头都没转继续漫无目的地晃悠。镜头需要先从空镜跟到路人甲,然后立刻往后甩过去对准女主角并跟拍一段距离,最后出画。继续用 50mm F1.8 取得了很强烈的背景虚化,渲染一种内心孤独的感觉。

然后是医院里的镜头。

医生

独白

这里其实是一段内心戏。演员就是这样正对着镜头(医生)独白,医生只是象征性的出了一个手的特写,没有露脸。两个镜头都故意用正中构图,极度的平衡,压抑。

从医院出来后,就是全片的高潮,一个一镜到底的长镜头。

长镜头

长镜头

这个镜头用了斯坦尼康拍摄,18mm 广角。从演员从门出来一直跟拍到天台护栏,然后跟随演员蹲下。与之前的所有跟拍不同,这个镜头追求一种平稳,用来表现演员的内心知道这一切后反而十分平静,走到天台俯视这个世界,最后彻底崩溃。这里还有一个作用是误导观众以为她要轻生。演员走到护栏旁边时,本来的设计是摄像机稍微提高,从她头上以俯视视角移到演员右方,但由于器材原因没办法提到这么高,于是只好平移,这是一个遗憾。另外因为风的原因,这个镜头没有想象中平稳,也是另一个遗憾。


貌似讲完了,我已经很尽力让这篇手记看起来通顺了。。。好吧,总之,这是这部片子的摄影手记。